Q345B方矩管

13920045604

产品中心
PRODUCT CENTER
信息详情
您的当前位置:Q345E方管公司 > Q345D方矩管价格 > 5月23日 Q345D方矩管价格

5月23日 Q345D方矩管价格

发布日期:2016/5/23 16:49:20 作者:http://www.fangguanw.com 点击:

Q345D方矩管

 

产品名称
材质
规格
产地
Q345D
64*28*2
鞍钢
Q345D方矩管
Q345D
84*27*3
天津
Q345D方矩管
Q345D
74*35*4
天津
Q345D方矩管
Q345D
84*40*2.5
宝钢
Q345D方矩管
Q345D
44*33*4.5
宝钢

 作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部分,国家正在不断加码、重拳治理产能过剩问题,并利用市场化手段进一步化解产能过剩。《经济参
考报》记者日前从权威人士处获悉,作为化解产能过剩组合拳的重要一环,经过数轮的调研修改后,第一阶段化解产能过剩将主要在钢铁
和煤炭产业展开,采取“先行先试”的方法,在选定化解产能过剩首批试点的基础上,分区域制定具体实施计划,并签订责任状。在试点
先行的基础上,去产能将进入全面执行期。
  “钢铁首批试点包括山东、山西、河北,以及国资委旗下多家央企,煤炭则包括黑龙江、山西、陕西以及国资委旗下多家央企。”上
述权威人士告诉记者,相较其他改革,化解产能过剩是场艰苦而持久的战役,之所以选定试点,也是希望通过选定具有代表性的试点更好
地积累经验,发现问题,从而更好地为改革清障。除了试点外,其他省份的化解产能过剩也在同步推进。
  记者从多方了解到,各有关省市区和国务院国资委已经制定并报送煤炭、钢铁化解产能过剩责任书,其中对于下一步化解产能过剩的
具体任务目标和措施等进行了细化,提出了具体时间表。从操作路径来看,地方大多把去产能的重点放在推动兼并重组、实现产业转型升
级上,鼓励跨地区、跨行业、跨所有制兼并重组,并且给予资金、税收、信贷等政策支持
  记者了解到,关于化解产能过剩的部门联席会议正在筹备召开。
  密集出台的政策,意味着钢铁、煤炭去产能进入实施的关键时期。据了解,截至目前,有关部门制定的财税、金融、职工安置、国土
、环保、质量、安全等八个去产能配套政策文件已出齐。据统计,在此轮去产能的过程中,煤炭、钢铁行业共涉及约180万人,其中钢铁
行业涉及50万人。财政部最新发布的文件称,中央财政将积极支持钢铁煤炭行业去产能工作,同时还涉及1000亿元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
奖补资金具体使用方案。今年2月初,国务院公布煤炭钢铁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指导意见,提出从2016年开始用3至5年的时间,退
出煤炭产能5亿吨左右、减量重组5亿吨左右;而粗钢的去产能目标则是5年压减1亿至1.5亿吨。
  记者了解到,目前已经有多个省份开始明确下一步去产能具体目标。贵州省表示,2016年开始,用3至5年时间,贵州将通过兼并重组
再关闭退出煤矿510处、压缩煤矿产能7000万吨左右。统计显示,截至目前,贵州参与兼并重组的煤矿和矿权1753处,占全省的99%。
  内蒙古提出,力争用3至5年的时间,化解煤炭行业过剩产能约1.79亿吨。2016年将着力推动煤炭、电力、化工、冶金、建材纵向重组
联合,禁止新上单一煤矿项目,新上电力、化工项目要与既有落实转化项目的煤矿重组,推动企业开展优势产能合作。
  此外,煤炭大省山西明确,将有亿吨级的退出产能,大同煤业将成为供给侧改革重点企业,尤其在剥离亏损资产方面将获得政府重点
支持。占我国钢铁近三分之一产能的河北则提出,要在未来五年内淘汰1亿吨产能。
  不容忽视的是,尽管近十年来国家对产能过剩频频调控,但是收效甚微。以钢铁行业为例,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从多个协会取得的资
料显示,2003年钢铁行业产能近3亿吨,2012年产能已经突破10亿吨,目前钢铁产能据不完全统计已经接近12亿吨。与此同时,全球需求
低迷,国内钢铁行业已经连续数年深陷严重过剩、恶性竞争的泥潭。
  “集中审批、管控竞争的方式已难以抑制产能过剩。”一位业内专家表示,目前钢铁、煤炭等产能过剩行业往往是地方政府财政支柱
企业,涉及当地财政收入、就业、经济稳定等问题。同时,现在过剩的产能不仅仅是落后产能,还包括结构性无序发展产生的大量先进的
产能。这些都是目前产能过剩政策调控无法根本解决的关键问题。“我的钢铁网”咨询总监徐向春表示,随着国家重拳治理产能过剩,行
业的洗牌力度会进一步加大,同时也会给钢铁行业后期的兼并重组创造更多机会。
  兼并重组无疑是本轮化解产能过剩的主要途径。中钢协副秘书长迟京东在接受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去产能落实最大的难
度不是如何把产能缩减下去,而是在改革的过程中实现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,这才是化解产能过剩成效的关键所在。在他看来,下一步包
括僵尸企业如何主动退出,兼并重组能否顺利推进,中央政策和地方落实能否很好衔接等,都是要面对的重要挑战。